欢迎访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报 -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  

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10期(总第842期) 2018年5月30日   本期四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 | 第02版 | 第03版 | 第04版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柔软

秦伟豪 国际经济贸易学院2017

一个娇小的女人,像百货商店里陈列的滚着水珠的脐橙一样新鲜,近乎玫瑰红的皮肤,略有些皱纹,但看上去还是很年轻,这是我的母亲,一个人到中年却愈发愈显得开朗的女人。印象中母亲总是带着浅浅的笑,即使是面对其他人喋喋不休的抱怨,她也总是报以微笑。那些琐碎事务在她手下似乎总会水到渠成地一件件解决。

高考结束后,我选择了一所离家很远的学校。很少出远门的她在开学时硬是拉上了父亲说要送我去北京。即使是坐高铁,依然有八个多小时的车程,在空气摩擦车身产生的巨大嘶鸣声中,我沉沉地睡了过去。醒来时车已行至天津,我注意到一旁的母亲正侧身看着我。我没敢看她的眼睛,单是被看着,我就已经口干得沙沙作响了,车厢四面的铁皮像是不断收缩的鸟笼,直把我逼仄成一个不断收缩的点,缩小到人与人的间隔里,缩小到隔板拼接的缝隙里,在众目睽睽下缩小到肉眼见不到的地方。见我醒了,她冲我笑了一下,把头转了过去。

下了车,他们帮我买好了生活必需品,又将我送到寝室,本想逛一下校园,但考虑到夜已深,他们决定在学校附近的宾馆住一晚,第二天再来观赏校园。凌晨时,父亲忽然打电话给我,让我到宾馆去一趟。我推门进去时,看到母亲在哭。父亲见我来了,把我拉到一边轻声跟我说道“:你妈妈舍不得你离家,前半夜一直睡不着,后半夜越想越难受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你快去安慰一下她。”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哭,单薄的身影像是竹浆纸制成的窗花,哪怕是一阵微风都会让她颤抖不已。可我却变成了一个连碰到棉花都会缩手的胆小鬼,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,直到她注意到我并停止了哭泣。

每个坚硬外壳包围的心灵中都有一些柔软至极的东西,或是《岛上书店》中玛雅之于A.J.费克里,又或是《祈祷落幕时》中浅居博美之于浅居忠雄,那些柔软让人心甘情愿地透支了储蓄一辈子的热情,于是再大的风都成了穿堂而过的习习清风,再黑的夜都成了白昼轮回间的中场秀。

许多年以后,当我再回想起刚到北京的那个夜晚时,我会想起什么呢?是泪和眼道别咸咸的滋味,还是过去与未来交接的怅然若失?我只知道,我记住了那个平时总是乐呵呵的母亲哭的样子,记住了我成为她内心牵挂的感受。生而为他人内心的柔软,我很庆幸。

特别推荐:

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,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,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
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©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